Jeffrey Cheng –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(Chinese Medicine)

本人姓名為鄭龍坤,目前就讀於香港中文大學中醫系。在此略談一下自己的大學生活,以及中醫的學習方法。

1、大學生活的反面教材

       自入學到現在,我從沒參加過任何社團活動,而是把時間與精力都花在個人學術體系的構建上,包括閱讀中醫經典及後世書籍、練習針刺基本功、思考與歸納整理等。佛教謂發願,道家謂立志,實名異而理同,為一切事業之根本。發心之清濁,直接決定各人往後的格局和見地,所以有人說開始就是結果,確非無稽之談。故此,大學生應著重於辨識自我,儘早「知天命」(降格概念),確立今生所走的路線,並在此基礎上錘煉身心,不斷前進,不斷學習。

       可能同學會有疑問,若秉持此特立獨行的作風,豈不會對社交生活造成不良影響?是否應該注重搞好人際關係及建立人脈?此乃本末倒置之見。《易·系辭上》言:「方以類聚,物以群分。」當你以恬淡虛無的心來學習醫道的時候,自然會感召到志同道合的夥伴、朋友乃至前輩、老師,與你一併靠近「道」,互相扶持、指正,並逍遙於天地之間。另一方面,不要以交朋友的心態去打造人脈,兩者之間有根本性的區別。所謂的人脈,本質上是功利性的,並不是你認識了多少人,而是多少人想認識你!話說回來,我在大學也認識了好幾位朋友,但終究還是止於泛泛之交的程度。原因很簡單,不過是彼此的志向與格局迴異罷了。實際上,我的主要交流圈子在大學之外,且在外面結識到不少良師益友,包括在廣州中醫藥大學精研《傷寒論》的T君、通曉術數命理風水的L老師、看透武術本質的某君,還有亦師亦友的S老師(我視他為引路人)以及針藝卓絕的Z老師⋯⋯等,不勝枚舉。諸位師友使我的視野得以開闊,並學會了不少東西。

2、簡談中醫的學習方法

學習中醫的核心是提升自己對人體和天地的認知,繼則落實到身心上,並以臨床診治作為具體呈現,而不是傻乎乎地學習知識。知識儲備固然重要,但更關鍵的是思維框架的構建。談到學習方法,這裡面有一個很大的分野,即是「本」與「末」。學「本」,則是觀察並體認人體在內外各種影響之下所作出的反應,例如:喜怒哀樂、飲水吃飯對脈象的影響、天時地理對身心的影響等。再如:我們每天玩手機和走路,經常活動手指和腿腳,便可以藉此機會觀察手腳活動對經絡氣血所產生的影響。至於學「末」,則是學習現有的理論框架和其他前輩所留下的臨床經驗,並在此基礎上收集數據,進一步填充修正,再建立個人的學術體系。其實,兩種學習方法本不矛盾,學生可以由末達本,猶如在走路自如之後便可將拐杖捨棄,而悟性極高者可直接從本入手,以究天人之道。但是,有很多人一輩子卻踏不出「末」的圈子,一直學習別人的經驗,淪落為經驗醫學的信徒,且對行業和學術的發展均無貢獻。本末之別,學子需謹記於心,勿令廢亡。

接下來,就中醫學院的教學方面分享一下個人的淺見。首先,理論與實踐是嚴重脫節的,若只走學院的路線,則難以成才。其次,理論方面有根本性的錯誤,導致有不少學生以為經脈只是一條線,亦不知經脈如何跟天地相應(如太陰應濕氣、衛氣隨日節律運行、經緯與經絡的關係等),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。《靈樞•經別》云:「十二經脈者,此五藏六府之所以應天道」,經典已然明言,你們為何視而不見?另外,我在見習期間的見聞,更是讓人心寒。看到帶教醫師施針的時候,心中毫無經絡時空概念,亦不曉得配穴與針刺手法,真是太悲哀了。

如果讀者對中醫感興趣,建議先慎重地理清自己的目標和動機,並看清自己願意付出多少,否則永遠都不能上路,而致渾渾噩噩,徒廢光陰,乃至成為中醫的罪人。尚有許多方面還沒展開來談論,可書不盡言,言不盡意,還是止步於此吧。